<kbd id="4ghi1gjd"></kbd><address id="4ghi1gjd"><style id="4ghi1gjd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4ghi1gjd"></button>

          新聞熱線:82205305-6612 郵箱:news@xauat.edu.cn 主辦單位:西安500万彩票信息網絡中心
          設爲500万彩票
          新聞爆料:029-88881234
          本網供稿:108133970@qq.com
          當前位置:500万彩票 > 校園視點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步履維艱依作“掌門人”

          來源:  日期:2019-03-16  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他90歲,初一那天 ,他起的最早,雙手與往常一樣不停地抖動着 ,拖着已經不太靈活的身體,步履蹣跚的走到一顆70多歲的常綠老樹前 。我透過木窗看着他的一舉一動生怕他跌倒在泥濘的坡路上  ,可是我也清楚的知道那是他永遠都不敢忘卻的傳統,那也是他作爲長者對幼者最好的祝福與叮嚀  ,我不能出去幫他。他將最長的鞭炮掛在了樹上,顫抖的手使得他多次躲閃依舊沒能聽見新年的第一聲爆鳴,直到一縷白煙與瀰漫的霧氣爭相融合 ,急閃的火光震下樹上的暗綠,掉落的鞭炮炸起石板上的塵土  ,新的一年開始了。他疾步走到堂門(中堂的大門),如同一個取得聖火的鬥士,雙手放在門栓上,一聲吆喝間 ,門開了,霧氣如同巨浪噴涌而入 ,裹挾着芳草的氣息、春的氣息。他臉上掛着的幸福讓我忘記了他的年齡 ,全家人立刻精神抖擻開始了初一的忙碌 。他是一位土家族老爺爺,也是我的外公。與他一起過的年不多 ,但是每一個年他都是“掌門人”。

          我很喜歡在外公家過年,因爲有外公在,很多古老的傳統習俗得以傳承 ,有傳統在年味就會愈加濃烈 。科技的發展慢慢使得年味停滯在了熒屏上,沒有了曾經的樸實 ,所以年也在漸漸消減它的韻味,讓人們沒有了盼年的激情。好在有這樣的老人在  ,使得土家族精彩的年俗能夠讓我們這代人有幸目睹 。

          行走的歌師與彩輪船隊伍放棄了與家人團聚的機會,他們選擇了不忘傳統 。年過半百的阿婆扛起20多斤綵船開始了走村串舍的旅程,她們與歌師會一路和着烙鐵與嗩吶的聲音伴歌而行 。每到達一個村落 ,他們便會稍作停留  ,村上有錢的人家便會請他們上門歌舞,村裏村外聽見了便會齊聚一堂 ,一陣炮鳴後他們的表演開始了  。主家會將鞭炮放在綵船之間 ,阿婆們得心應手的在爆竹之間舞動綵船 ,歌師唱起最喜慶的土家歌曲,觀看的人目不轉睛,個個都沉醉在喜慶之中 。表演完後,歌師們會獲得報酬,主家會請求他們留宿 ,忙碌的表演團往往會選擇繼續前行 。

          舞獅隊會緊隨其後,他們也以同樣的方式走村串戶,但是他們會更加辛苦。主家會將紅包掛在自家房樑上,舞獅隊就會憑藉着精湛的技藝,在一桌一椅間變換姿態,盡顯獅的雄性又顯舞獅人的靈活。他們的最終目的是在主家及觀衆滿意的前提下得到那個紅包,而在得到紅包之前他們必須跨越主家房樑,預示着家興且宅安。

          外公總會留住來往的表演隊伍,與他們暢談很久 ,表演者也常常會將旅程中的趣事分享給老人 。老一輩最能懂他們,他們也在交談中得到了精神上的鼓勵 ,往往會約好明年再來。

          這個約定是沿襲了幾百年的約定,就怕哪天表演隊再也敲不開老人的門,老去的阿婆再也扛不起那綵船  ,蹣跚的舞獅人沒有了曾經的靈活,而年輕人都已經離開了生長的故鄉 。老人們盡着自己最大的努力作着民俗的掌門人 ,一代代人在老人的堅守下目睹了千年的傳統。年輕人陪伴尊長是應盡的責任 ,傳承傳統是應有的義務。請盡己之能爲下一代留下民族本該有的傳統 ,我希望有一天我們能說“這年啊,還是傳統的好” 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撰稿:劉國輝 編輯:任一鳴)